杨幂遭下药 影片中不断说:我有老公!等一下! 影片中女子的侧面和杨幂本人相当神似

杨幂遭下药 影片中不断说:我有老公!等一下! 影片中女子的侧面和杨幂本人相当神似

大陆女星杨幂形象清新甜美,2014年和演员刘恺威完婚,同年生下可爱的女儿“小糯米”,家庭生活幸福美满;如今却有香港媒体踢爆,一支疑似是她遭到电影公司高层下药的短片流出,且透过手机通讯软件疯传,影片中女子侧脸和娃娃音和杨幂本人非常相像,引起网友热烈讨论。

据香港《忽然一周》报导,近日透过手机通讯软件WhatsApp,流传一支疑似是杨幂遭下药的短片,约1分11秒的内容中,片中女子意识迷糊躺在床上,影片中女子的侧面和杨幂本人相当神似,就连娃娃音都很像,虽然报导中并还没有明确指出影片是在何时被拍摄,但已经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。

“杨幂醉酒视频”已成微博热门话题

据曝料者透露,事情就发生在上个月,怀疑杨幂是被一男子灌醉后用一种“欲望之水”催情,导致杨幂投怀送抱。性侵主人公乃某片商。消息曝光后,有关杨幂被灌醉性侵全图被网友疯传,而关于杨幂和谁“睡”也遭网友疯狂人肉。记者向接近杨幂经纪人的朋友电话求证,该朋友称此事件纯粹媒体谣传,把一个简单的“醉酒”照片捕风捉影成遭到性侵实属无聊。记者随后又通过搜索这种“欲望之水”发现其并非是迷药,属于成人用“春药”的品类,少量使用可以提升对异性的吸引力,过量使用会导致女性产生性幻想和交欢的冲动。专家称此类用品内含高含量费洛蒙成分,成人要慎用,少儿不宜。不过有媒体发现在视频的开头,当看到女主角脸时,的确有几分与杨幂相似,但视频女主最明显的特征是在右胸上方有一颗黑痣。然而在与当年杨幂代言红丝带,生活照及之前的影视作品剧照中,均没见杨幂右胸有痣。所以视频中并不是杨幂,长相有些相似而已。

对此,有媒体致电杨幂工作人员,杨幂方表示:“图片和视频中的女孩并非杨幂。”另外杨幂工作人员怀疑背后有人故意黑杨幂。针对近日在网上流传声称是杨幂不雅视频的相关消息,杨幂公司委托律师发函,声明:此信息完全为虚假捏造,已对杨幂名誉造成严重损害。请相关人士立刻删除虚假信息,否则工作室将进一步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杨幂工作室发声明

以下为杨幂工作室声明全文:

近日有不良媒体及个人在微信、微博、网站及平面媒体等平台上,编造发布以“杨幂醉酒被下药”、 “杨幂醉酒视频”等为标题的虚假信息、图片及恶俗视频,并大肆传播。对此工作室声明:此信息完全为虚假捏造,已对杨幂名誉造成严重损害。请相关人士立刻删除虚假信息,否则工作室将进一步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
来源:新京报

有人说杨幂在自黑的路上越走越远,但其实她已经不仅仅局限在自黑上了,她可以发微博调侃黄晓明——“敢不敢把你八几年,性别女的户口本晒出来,好好的何攻让你变成了以受”;晒出何穗与谢依霖的合影,后者被裁到只有半张脸,杨幂还“补刀”:“我从来不黑我的好姐妹,所以我只是单纯地发个合影,两个人都很美啊”,有人担心这样一个真性情的北京妞儿会不会在家“压榨”老公刘恺威,杨幂不甘示弱,“你们不要觉得他战斗力很弱好吗,他损起人来有时候我都接不住”。产后的她给大家带来了一大批新片,同时也带来了一堆欢乐。

刘恺威

“叔叔”是我家的顶梁柱 损起人来连我都接不住

新京报:很多人说,杨幂在自黑的路上越走越远,越走越黑。你怎么看?

杨幂:我从来没有刻意走过所谓自黑的路线,我是北京人,从小家里的环境就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都会互相损,也会调侃自己,所以我一直是这样的性格,其实在微博上发一些东西,也是因为我觉得好玩有意思,与大家分享,并没有想过要刻意自黑。

新京报:那你私下和朋友们在一起说话也是喜欢这样调侃和自黑?

杨幂:对啊,我跟身边亲朋好友互黑的尺度还要大得多,因为大家都彼此了解,所以互黑起来更肆无忌惮。

新京报:其实通过你的微博或者是节目中的采访,大家挺喜欢你和刘恺威说话的方式,比如你总称他为“老人家”,你是不是与最熟悉的人之间都这样“不着边”?

杨幂:我就是跟能彼此了解这种笑点和玩笑的人吧,我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也会这样。

新京报:那刘恺威有因为这些和你发脾气吗?

杨幂:当然没有,你们不要觉得他战斗力很弱好吗,他损起人来有时候我都接不住。

新京报:其实相比起晓明和baby的高调,你跟刘恺威即使婚后都还蛮低调的。是不愿意把自己的私人生活曝光吗?

杨幂:我们并没有刻意的高调或者低调,家庭和婚姻在我眼里就是平平淡淡柴米油盐,而且我们也很宅,没有工作的时候,就喜欢在家陪陪宝宝看看电影。我觉得这些事情要是一一跟大家分享汇报,也很奇怪吧。

新京报:刘恺威是你心目中的何以琛吗?

杨幂:不是,刘叔叔是温柔呵护型的,跟何以琛并不像。

新京报:那“何以琛”和刘恺威,你更喜欢谁?

杨幂:那肯定是刘恺威,对我来说,他就是最适合我的人。

新京报:黄晓明和baby希望未来合作影视剧,你和刘恺威会有这样的计划吗?

杨幂:目前还没有,因为我们之前也有过合作,现在的想法就是顺其自然,如果有特别适合我们两个人的戏就接,如果没有,也不想强求。

新京报:早前刘恺威在接受我报的一次采访中,曾经表示“我敢大胆地说,我挣得比杨幂多”,这是他的原话,是真的吗?

杨幂:叔叔是我家的顶梁柱,赚钱养家为家人跑腿,打点各种生活都是他在做。

新京报:很多人会说,刘恺威如今在娱乐圈的地位,或多或少与你有关,你介意别人这样议论吗?

杨幂:别人说什么我们都不会太在意,我觉得我们自己知道彼此的好就可以啦(笑)。

 

小糯米

只想给她平凡童年上 真人秀除非她自己开口

新京报:有了孩子,生活工作重心有没有围绕孩子发生转变?

杨幂:一定会有变化,就是为了家庭会好好地工作,但也一定会请工作人员给我们留出时间回家陪宝宝,而且我也不希望错过她任何一个成长的重要瞬间。

新京报:产后复工后,感觉你一直很忙,各种戏约一个接着一个,之前有港媒采访你公公,说大概你忙到一个月才回一次香港看女儿,更多的是通过视频,会不会很想她?

杨幂:肯定会很想她,所以只要有时间哪怕是一天也会飞回去看看她。

新京报:那你当了妈妈,在片场是不是多了很多牵挂?

杨幂:会啊,所以每天都会跟宝宝Facetime。

新京报:很多女明星结婚生了孩子后,都成了孩奴、晒娃党,微博微信里处处都是孩子的身影,但你和刘恺威却很少发孩子的照片。是太忙,还是刻意不想过多地曝光女儿?

杨幂:也没有特别刻意,只是我希望尽量地给小糯米创造一个安静、不太多被打扰的成长环境,让她做同龄孩子该做的事情,跟其他人一样长大,所以不会主动去曝光她,让她从小就感觉自己跟其他孩子不一样。我小的时候虽然拍过戏,但其实也不算是童星,而且我开始上小学后,爸爸妈妈就不让我拍戏了,也不会刻意跟身边人说我家孩子原来拍过戏,所以我就是跟其他所有同龄人一样成长的,我觉得这样挺好的,也很谢谢爸妈这样的决定。

新京报:你会在拍摄的片场,看到好看的童装,赶紧买给女儿送回去吗?

杨幂:会啊,虽然她的衣服真的够穿,但看到好看的,还是会忍不住给她买。

新京报:现在亲子类真人秀大热,你以后会不会让刘叔叔带着小糯米参加这类节目呢?

杨幂:应该不会吧。不过,如果有一天她自己跟我说,妈妈我想要上什么节目之类的,那我会考虑她的意愿。

– See more at: http://www.bibinews.com/?post=3573#sthash.KkmDkUEm.dpuf